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玄幻仙侠- 诛仙窒息 同人
诛仙窒息 同人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欧美大片在线视频_欧美视频高清va_欧美成av人片在线观看]

地址发布页:

  田不易与苏茹

    一个响指,我面前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人影慢慢凝实,一位绝代佳人出
现在了我的眼前。容颜依旧只是那份木然的憔悴与悲伤为佳人增添了几分死气,
苏茹显然还没有发现周围的异样,低垂的臻首双目空洞而无神,被召唤来的时候
应该是正在发呆,就连已经变成田不易的我都没有发现。

    “茹儿。”我轻唤了一声。苏茹这才回过神来,带着几分诧异的目光向我看
来,但是马上就变成了惊喜。

    “不易,你~~你~~这是哪里?你怎麽会在这里?”苏茹感到惊喜的同时,
发现周围十分陌生,但是自己的丈夫确确实实的就在眼前,无论样子还是气息自
己都熟悉无比。

    “茹儿我的确死了,现在见你就想问问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离开。”我走到
苏茹面前,抱住苏茹的身体轻声说道。

    “愿意,茹儿当然愿意。呜呜~~~不易我知道你心中装的有我,但是更有
大竹峰和青云山;而茹儿心中只有你~~只有你!你知道吗~~你不带茹儿走,
茹儿就是身死殉情也要追上你。呜呜~~”此时的苏茹再也无法以往的坚强,扑
在我的怀中大哭起来。

    “好了,好了,茹儿,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我一边安慰着苏茹,大手却
在苏茹的身上,按压抚摸起来。慢慢的苏茹情绪稳定下来,也发现了我的动作,
但是不但不反感,反而抱住我的脸颊亲吻起来。

    苏茹的小嘴柔软中带着香甜,我把舌头伸进张开的小嘴,享受美人口中的香
软。苏茹动情起来,羞红着小脸,呢喃的说道:“再要茹儿一次把~~然后带走
茹儿~~”

    我刮了一下茹儿小巧的鼻尖,调笑的说道:“茹儿什麽时候变的这麽淫蕩了,
快要死了还想着这些。”

    茹儿也不反驳,反而更加热情的回应着,一双玉手开始解开我身上的衣衫。
“不易,茹儿好怕,好怕再离开你,狠狠的要了茹儿,然后杀了茹儿吧。”

    我也感到一股暖流从小腹升起,开始脱下茹儿的衣物。凝脂般的肌肤出现在
眼前,圆润的肩头,小小的肚兜根本无法盖住饱满的双乳,小半的乳肉都从肚兜
的两边挤出。丰盈的臀部在大手下轻易就改变了形状,修长的双腿不安的扭动着。

    我一把扯掉了苏茹的肚兜,一对浑圆饱满的玉兔跳了出来,摇晃着跳动着迎
接我贪婪的目光,深红色两粒乳头,好像熟透的樱桃勾引着我去品尝。抱起苏茹
的身体,扔在了旁边的大床上,然后我就扑在了苏茹的身上。

    苏茹主动分开了双腿,双手抓住了我坚定的肉棒,有些笨拙的帮助我寻找自
己的蜜穴,潮红的小脸是欢喜与期待。龟头顶在了紧致的穴口上,已经有了一些
湿湿的的花露,我用自己的肉棒在苏茹的穴口和耻丘上来回摩擦,淫水涂抹在苏
茹的阴户上,打湿了稀鬆柔软的阴毛。

    “不易进来吧~~人家想要~~”苏茹的小脸已经红的好似渗出血来,双目
意乱情迷的注视着我。

    不在为难苏茹,肉棒对準了蜜穴,向里一定,满是弹性的蜜肉紧紧的包裹住
进入的肉棒,像贪吃的小嘴生怕到嘴的美食跑掉。

    “啊~~~好大~~~”巨大的肉棒慢慢挤进了苏茹的淫穴,动情的呻吟从
小嘴中传出,无处安放的玉手只好高高的伸过头顶,把胸前的美景完全展现出来。

    “啊~~不易~~用力~~”肉棒在苏茹的小穴内慢慢抽动起来,完全放开
自己的苏茹享受着最后的快美,从未说过的淫言浪语也一句句的说了出来。

    丰盈的身躯随着肉棒的抽动,摇晃着,似水的肌肤蕩起阵阵的涟漪。我用双
手扣住了在自己眼前晃动的丰乳,柔软,滑嫩,充满弹性,硬硬的乳尖在手心跳
动,好似苏茹的心跳。

    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苏茹的呻吟越来越婉转清澈。被情欲充斥到极致的小
脸浮现出圣洁的笑容,甜甜的笑着,用玉手抓住了我的手腕,然后引导着我的双
手,卡在扬起的修长粉颈上:“不易~~带走茹儿吧~~”

    我注视着苏茹满是爱意和期待的双眸,手双猛然用力。咬紧自己下唇的小嘴
传出一声闷哼,雪白的身躯却努力回应着我沖刺的抽插。娇躯努力克制着身体本
能的挣扎,小脸渐渐变的涨红,小嘴不受控制的微微张开,香舌轻轻的探出,津
液在嘴角慢慢流出,却被我用张开的大嘴截流下来。伸出舌头,探入分开的齿缝,
小巧的香舌想要回应,却因为窒息而显的笨拙无力。

    咯咯的响声从苏茹的喉咙中传出,激烈起伏的胸膛把双乳挤压在我的胸口。
身体开始本能的颤栗抽搐,小穴却把肉棒紧紧咬住。

    终于感到一股暖流打在了我深入的龟头上,一个激灵,我的精液也跟着喷发
出来。似乎给予垂死的肉体巨大的刺激,用力的挺动挣扎了几下,便再也不动了。

    我看着苏茹空洞却依然温柔满足的双眸,轻轻的亲吻了苏茹的额头。然后显
出真身,大手拂过苏茹红紫的小脸,让苏茹合上了双目。



                         万剑一、水月、幽姬

    我想了想,再次打出响指。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开始凝实,我身上也变化出一
席白衫,容貌则变化成年轻时的万剑一。

    慢慢的凝实的身影变位两位美人,正是水月和幽姬。二女短暂迷茫之后看向
我眼神一时有些迟疑,显然有点没认出来,不过接着就大惊,同时说道。

    “师兄?”

    “万剑一?”

    我微微一笑说道:“正是我。”

    “你不是死了吗?”二女一起问道。

    “我是死了,我万剑一此生无愧于青云,无愧于师门,如今身死道消,只是
愧对你们,也放不下你们。不知你们愿不愿意同我一起离去。”我轻声说道,然
后用手一直,房间中出现了两根吊索。

    幽姬看到带着面罩的小脸上,双眼有些迟疑。水月却展颜一笑道:“师兄何
时对不起过水月,只有水月亏欠师兄,如今师

    兄愿意让水月同去,水月欢喜还来不及呢。”

    水月说着抱住了我,然后小脸绯红的轻声说道:“师兄抱水月上去吧。”

    我轻轻抱起水月,吊索并不高,刚刚到我头顶,水月将自己的脑袋套入吊索,
然后低头和我亲吻在一起。

    水月的小脸更加潮红,动情的香舌与我纠缠在一处。良久唇分,水月凝视着
我轻笑道:“师兄放手吧。”

    我鬆开了怀抱,吊索瞬间勒紧了水月的脖子,身体本能的想要挣扎,却被水
月抑制下来。只剩阵阵的颤抖。

    我轻笑一声,挥手一道剑气划过水月的身体,娇躯没有受到丝毫伤害,但是
衣衫却从抖动的身体上滑落,水月纤细白嫩的娇躯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察觉到自己衣衫尽去的水月小脸嗔怒的看着我,紧接着就变成了羞涩与期待。

    我褪去了自己的衣物,再次抱住水月轻柔的娇躯。水月顺从的让我分开自己
的双腿,满是爱意的小脸突然眉头一皱。我身下的肉棒顶进了水月的蜜穴,撕裂
的剧痛然水月身躯颤栗,满是泪水的小脸却露出满足的笑意。

    我开始抽动自己的肉棒,一下下的,水月的处女之血顺着进出的肉棒流淌下
来。被扼住呼吸的小脸已是醉人的酒红,轻轻呢喃变成呜咽的响声,在勒紧的喉
咙里无法发出。

    随着我的抽动,无处安置的双腿来回的摆动,本可以拯救自己的小手却只是
用力抱紧我的身体,让自己晃动双乳紧紧的靠在我的胸膛,挺翘的双乳变成两块
柔软的肉团在我胸口滚动,坚挺的乳尖硬硬告诉我自己的存在。

    时间流失,缺氧的娇躯越来越无力,抱住的玉臂也慢慢松开,颓废的垂在身
体两侧,双腿也失去了挣扎的力量,只是偶尔用力分开,想让我插入的更深一些,
却很快失败的垂下。涨红的鹅蛋圆脸,小嘴将香舌轻轻吐出,被我吻住吃进口中。
只有灵动的双眸依然闪亮,紧紧的注视我,带着解脱与快美。

    突然,水月的身体猛烈快速的颤抖起来,双目中的瞳孔却急速的收缩,变的
空洞。喉咙里传来咯咯的响声。我知道水月的最后时刻到了,疯狂的快速抽插起
来。水月也用残留的意识配合着我挺动自己的身体,然后很快耗尽了自己最后体
力,脚尖用力的向上挑起,然后无力的落下。

    将精液灌满水月的蜜穴后,我离开了水月的身体。水月的身体静静的挂在吊
索上,如生前一样安详,小脸双目紧闭,挂着满足的笑容。

    我转身望向幽姬:“你呢?幽姬。”

    幽姬迟疑片刻,接着扯掉了那张面纱,倾国倾城的容颜轻轻一笑:“自诩正
道的水月都能为剑一如此,我圣教怎甘落于人后。”

    幽姬说完主动脱去身上的衣物,露出丰盈美艳的娇躯,然后飞身抓住吊索,
将臻首套入。

    “剑一,人家后面可以的哦。”说完带着胜利的微笑双开了双手。

    我察觉到幽姬利用功力给自己暗中含了一口真气,一系列动作显然是在和已
经死掉的水月较劲,我也不点破,来到幽姬身后。

    幽姬悬挂的身体主动打开双腿,在空中来了一个一字马,双手在背后抱在一
起。我抱住幽姬的丰臀,将肉棒插了进去,被破处的娇躯轻轻颤抖,却主动的扭
动起腰身。我的双手的顺着纤细的腰身,摸在了饱满的双峰上。

    幽姬的身材比水月丰满许多,却没有一丝赘肉。洒脱的性格让幽姬放开了羞
涩,全力的带给我兴奋和满足。

    在幽姬的配合下,我的双手蹂躏着丰满的双乳,肉棒在幽姬紧致柔软的小穴
内抽插,一下下的撞击着幽姬的丰臀。幽姬挂在吊索上的身体随着我动作前后摆
动,好似蕩起了秋千。幽姬彻底的动情,白嫩的身躯变的粉红,小穴内的处女之
血混合着淫水,掉落在地上。起伏的胸膛带动着双乳响应我的揉捏。小嘴因为我
的动作和吊索的压力,发出短促而低沈的呻吟。

    我的动作越来越快,幽姬开成一字马的双腿开始颤抖。几个猛烈的沖刺,我
射出了自己精液,幽姬被小穴内热流刺激的全身颤栗,双腿软了下去,双手也鬆
开,本能的想摸向自己的脖子。

    我知道幽姬的一口真气在情欲和吊索的双重压力下已经快要耗尽。

    “放弃那口真气把,好好体验真正的快乐。”把抓住了幽姬摸向脖子的双手,
拉到幽姬的身后,趴在有棘耳边轻轻的说道。

    幽姬艰难的扭过头,涨红的小脸,癡癡地看着我,然后轻轻的笑了起来,最
后一口真气被悠长的呼出。本就涨红的小脸瞬间红得发紫,舌头也开始吐出。

    我将肉棒顶在了幽姬的菊穴上,然后用力顶了进去,快感和剧痛一起到来,
幽姬的身体剧烈的挣扎起来,可是一双小脚用力的甚至却触及不到地面,背后的
双手无助的抖动却摆脱不了我的控制。白嫩的身体只能如同离开水的鱼儿,有力
扭动。

    肉棒在幽姬的丰臀中进出,疼痛、酸软、无力、快美的感觉游走遍幽姬的全
身,撞击臀部的啪啪啪的清脆响声却告诉幽姬此时的自己是多麽的淫靡。本就没
有多少体力,又离开了真气的支持,幽姬的身体很快就开始了最后的挣扎。弥留
之际的幽姬本能锁紧自己的菊穴,反而给予了我极致的享受。

    抽搐、颤抖,偶有的摆动用尽了最后的力气。美目中的眼白上翻,小嘴里的
香舌轻吐。津液顺着嘴角滴落在丰满的双乳上,再从乳沟沿着肚皮流下,和小穴
中的淫水汇聚之后顺着美腿滴落在地上。

    高潮来临的我顾不上这些,知道精液再次射出,灌进幽姬的菊穴,才从已经
没有声息的身体里抽出肉棒。



                            鬼厉、金瓶儿

    大手一挥,水月和幽姬消失,房间恢複了原样。有些想换换口味,思考片刻,
再次打响响指,我变成了鬼厉的样子,然后房间中间亮起了金光。

    金光闪过,金瓶儿的身影从金光中走出,先是有些愕然的打量着四周,同时
本能的摸向腰间原本应该挂有紫芒刃的位置,不过摸了个空。同时看见了变成鬼
厉的我,眼中闪过一丝不安的异样,不过马上就娇笑道:“咦,鬼厉你怎麽在这?
这是什麽地方。”

    此时的金瓶儿一身金色宫装,内里穿着白色的丝布内衬,小脸唇红齿白,巧
笑言兮,婀娜的身姿摇曳着向我走来,可谓是媚骨天成,款款动人。可是额头上
细密汗水说明了她的紧张。

    我讳莫的轻笑道:“不用费劲了,你现在只是普通人。”

    数次尝试,发现自己真的没有丝毫功力之后,金瓶儿也不在洋装轻松,神色
警惕的问道:“你不可能是鬼厉,你是谁?怎麽把我弄到这里的?”

    我此时觉得金瓶儿真是个妙人,不由大笑起来:“哈哈,不亏是妙公子,有
意思啊,你怎麽确定我不是鬼厉,其实我说是就是。你们合欢派不是最喜欢双修
吗?今天不如和我试试双修的味道?”

    金瓶儿听了我的话脸色瞬间冰冷,合身扑向我。看来即使变成普通人的身体,
金瓶儿也不打算束手就擒。

    不等金瓶儿扑上来,我手指轻弹,金瓶儿身形被定住,一副纵身飞扑的姿势
定在了空中。然后我上前两步,双手抓住金瓶儿的衣领,用力一撕。金瓶儿身上
的宫装和内衬被我撕成了两半,掉在地上,身上只剩下一件粉色的肚兜。

    金瓶儿脸色瞬间变的羞红愤怒,惊叫道:“你想干什麽?放开我!”

    我不理会金瓶儿的叫喊,伸手在抚摸起金瓶儿的俏脸,光滑柔嫩的手感令人
怜惜。大手从脸颊抚摸到粉颈,然后在金瓶儿肚兜的带子上轻轻一挑,最后的衣
物也离开了身体,完美无瑕的酮体呈现出来。

    金瓶儿此时脸色通红中透着铁青,双眸中的怒火似乎想将我烧化。但是一切
都是无用的,我的一双大手贪婪的在金瓶儿身上来回抚摸挑逗,双乳和蜜穴成我
了我挑逗的重灾区,金瓶儿脸上的羞愤之色越来越浓,小嘴还不时传出压抑不住
的轻轻呻吟。

    突然我轻轻一指,金瓶儿身体忽然恢複了自由。重新掌控了身体的金瓶儿赶
忙用双手遮挡住身上的敏感点,只是此时身无寸缕,又怎麽遮挡的过来。

    我笑吟吟的看着金瓶儿的窘态,不过还是低估了她。只见金瓶儿很快冷静了
下来,发现自己脱身不了,强行压下了自己的怒火,反而再次娇笑道:“血公子
想要奴家也不用这麽大费周章嘛。其实奴家还是很喜欢血公子的呀。”

    我知道金瓶儿此时想要试探我,不过也不揭破,而是淫笑道:“是吗?那还
不过来服侍本公子。”

    说完我便在床边坐下,轻笑的看着金瓶儿。金瓶儿脸上浮现一抹狠厉,但是
瞬间压下,也不再羞怯,就这麽赤身裸体,落落大方的走到我面前,然后娇躯贴
向我的身体,红唇微张亲吻起我的脸庞,一双玉手很是生疏却富有技巧的抚摸起
我的身体。

    我心中大乐,看来合欢派弟子在男女之事上确实精通,哪怕没有做过,但也
知道该如何服侍男人。只是金瓶儿估计想不到今天无论如何她都在劫难逃。

    金瓶儿一边服侍着我,一边暗中观察,看到我好似放松了警惕,一副享受的
模样。一对美目放出冷光,一只玉手无声的向我胯下探去。

    我当然知道她想做什麽,只是这样更有意思,大笑道:“哈哈,没想到你这
小贱货这麽快就迫不及待了,想要老子的肉棒就直说嘛,不用这麽偷偷摸摸的。”

    我说着,翻身将金瓶儿按在床上。金瓶儿惊叫起来:“啊~~住手,你是谁,
放开我!”

    金瓶儿拼命挣扎,但是又哪里是我的对手。被我死死压住的娇躯的金瓶儿双
手挥舞,拍打着我的身体却没有丝毫用处。不停胡乱踢蹬的双腿反而被我强行分
开,粗大的肉棒顶在玉穴门口的时候,金瓶儿的小脸瞬间变的雪白。但是我又哪
里会顾忌这些,腰部用力一顶,只感觉肉棒进入蜜穴,沖破一层无力的阻碍之后
便深入进去。

    啊~~~一声惨厉的惊叫,金瓶儿雪白的小脸上,一对美目失去了神采,两
行清泪顺着眼角流下,身体如同死去不再挣扎,然后张开小嘴香舌伸出就要狠狠
咬下。

    可是就在要咬舌的瞬间,金瓶儿发现自己怎麽也咬不下去,然后脖子却被我
的大手紧紧掐住,我残忍的笑道:“嘿嘿,想自尽可不行,想死得我来动手。”

    我说着,手上发力,金瓶儿的脖子被卡死,身体本能的挣扎起来。可是她奋
力的挣扎毫无作用,只能让我在她蜜穴中的抽插变的更加狂暴和猛烈。清脆的肉
体撞击声在我抽插的动作中传出,金瓶儿此时小脸涨红,泪水打湿了脸颊,满眼
的惊恐和绝望,张开的小嘴发个咯咯的响声,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正在被扼杀的肉体中,每一块肌肉都在拼命的挣扎,这反而让蜜穴变的更加
紧致,抓挠着我的肉棒,给予我无上的享受。我嘿嘿怪笑着,欣赏着被强暴中金
瓶儿的绝望神情。慢慢的金瓶儿的脸色变的紫青,双眸涣散,绝望的神色中多了
几分无奈和不甘。我抽插不停,嘴巴轻轻伏在金瓶儿的耳边,轻声说道:“其实
我真的是鬼厉。”

    频死的金瓶儿听到了我的话,青紫的绝美小脸露出几分解脱的神色,接着勉
强挤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身体猛的剧烈挣扎了几下,小手吃力的擡起好像要抚摸
我的脸颊,但是最终没有成功,重重的落在床上。

    我继续的抽插着,无奈的笑容凝固在金瓶儿的小脸上,我鬆开了手,知道这
时金瓶儿已经没救了。娇媚的身躯已经没有了生气,只是随着我的抽插晃动,时
不时的会抽搐一下。终于十几分钟后,我满足的射了出来,把肉棒退出了正在变
的冰冷的身体。


                             
【完】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