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学生校园- 遇到一个三十多岁少妇,非要让我见识下她得榨汁机
遇到一个三十多岁少妇,非要让我见识下她得榨汁机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欧美大片在线视频_欧美视频高清va_欧美成av人片在线观看]

地址发布页:

夜幕降下,龙根同以往一样,翻身而起,顺着墙角小洞望了过去,耳边除了夜鸟蝉鸣,还有哗啦啦的水声,伴随着点点呻吟闷哼。
一道曼妙身躯从澡盆里站起,乌黑如瀑布一般的长发随意披挂双肩,两颗大.奶.子如同木瓜,轻轻晃动,震慑心魂!
“咕噜!”龙根咽了一口口水,摁了摁早已撑起的巨大帐篷。
房间那边,沈丽娟正轻轻抚摸着坚挺双.峰,一双桃花眼眨巴了两下,似享受般的闭上了双眼,“嗯哼”一声轻哼。
双腿紧紧夹住,正前方小腹处一小撮卷毛还有几颗水珠。静静欣赏着诱人酮体,曼妙的身条子,滑腻如水的肌肤。突兀闪现一丝**。
“哗哗哗”水声再次响起,吸引了龙根的注意力。
却看见表婶伸出白如莲藕一般的纤细小手朝着下方探去,路过坚挺双.峰,轻轻滑过平坦小腹,径直伸入下.体,轻轻扣动。
“嗯哼....嗯....”沈丽娟紧闭着美眸,动作越来越快,娇躯跟着猛烈颤抖起来,俊俏的双颊逐渐泛红,眼看就要到了顶峰。
“砰!”
一阵响动传来,顿时惊醒了沈丽娟。
“谁?小龙,是你吗?”
“次奥!该死的野猫,吓了老子一跳!”龙根暗骂了一句,听闻表婶问询,连忙回答道:“啊....啊...表,表婶啊,是我。我,我不小心从床上滚下来了。”再一看,龙根突然变得傻里傻气,还有几分结巴。
“小龙,你摔着了?没事儿吧。”房间那边传来沈丽娟关切的声音。
“没,没,没事儿。表婶,我自个儿起来就行了...”说着,龙根故意拍了两下床板,发出“砰砰”的声音,双眼却还死死盯着小洞。
因龙根这边的动静,沈丽娟尽管未尽兴,却也只能鸣金收兵。从浴桶里站了起来,水珠顺着大木瓜一样的奶.子就流了下来,两颗粉红色的小点分外诱人。刚刚软了两分的二弟,再次坚硬如铁,跟擀面杖似得,龙根狠狠搓了两把,直到沈丽娟穿上衣服才蹑手蹑脚的爬上床。
这幅神情哪里还有方才的傻帽样儿?
想起这事儿,龙根神情便黯淡不少,自己本是城里人,父亲还是一个不小的官员,奈何在自己十八岁那年检查出来是“天萎”,什幺是天萎?天萎就是日不了女人,生不了娃,给老龙家接不了种。
就这样,被自己亲生老爹给送到了乡下。说来龙根点儿也背,送来乡下不久就遇上了雷雨,好巧不巧,一颗雷下来,得,天萎一夜之下成了傻子!
可俗话说的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龙根就是个鲜明的例子,被雷劈了之后得有小半年的样子,一和尚打村里路过,也没啥说的,神叨叨的就跟神婆似得,拉着龙根的手摸了半天,硬给龙根塞了一颗药。
不仅治好了龙根的“天萎”病,也不傻了。不仅不傻,龙根甚至比以前还要聪明伶俐的多,不敢说过目不忘,可也相差无几。记忆力出奇的好,不知怎幺地,还凭空多了一副好身板,力气大得不行!
这下龙根不傻了,可龙根却开始了装傻。一来是不想表婶告诉自己那个便宜老爹,自己天萎病好了,对这样的父母龙根早没了感情,即便当初给表婶塞了大几万块钱;二来,龙根是舍不得村里的姑娘妹子啊......
“小龙,你没事儿吧。让表婶瞧瞧,”正在意yin的时候,沈丽娟居然走了进来。
龙根吓了一跳,慌忙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在二弟上,即便如此,硕大帐篷依然分外明显,龙根微微侧了侧身子。傻乎乎道:
“表,表婶,你,你咋来了呢?”
沈丽娟打开灯,手里多了一瓶药酒,脸上挂着两分担忧。
“来,摔到哪儿了?表婶瞧瞧,这是表婶从娘家带来的药酒,效果很好的.....”
龙根哪里有心思听沈丽娟的话?一对贼溜溜的眼珠子全在沈丽娟曼妙的身躯上打量了。
刚刚沐浴过后的沈丽娟,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皂味道,甚是清新,配合着一条碎花长裙,长发自然垂下,两颗水汪汪的大眸子说不出的桃花春意。微微一弯身子,两颗硕大的木瓜垂了下来,尽现眼底!
两颗粉红色小蓓蕾明显还带着微微的水嫩之色,“咕噜”,龙根吞了一口口水儿,哈喇子顺着嘴角就流了下来。
“小龙,怎幺了?”沈丽娟察觉到龙根异样,顿时抬起头来,顺着龙根目光才知道自己刚刚洗完澡还真空着呢。俏脸微微一红,不过旋即又恢复了正常。
一个傻子又能明白什幺呢?自嘲般的笑了笑,看来自己是想男人了。沈丽娟暗骂了自己两句,突然起了调戏之心。本来嘛,傻子哪里懂人事?就算懂又能如何?不还是天萎吗?硬不起来还想日女人?
龙根不明白沈丽娟为何突然坐到床边,翘臀挨着自己大腿边坐了下来,一股异样燥.热传来,不知为何,二弟又硬了两分。
“呵呵,表,表婶...你好美...呵呵...”龙根依然傻里傻气冲着沈丽娟呵呵直笑。
沈丽娟抿嘴一笑,自己当然知道自己美了,不然十里八乡的男人怎幺会打自己的主意呢?尽管是傻子的夸赞,沈丽娟依然很满意。女人嘛,有几个不爱慕虚荣?
“小龙,表婶真的很美吗?”沈丽娟又朝龙根靠了靠,多了两分狐媚。
“美,美。表婶当....当然美.....”说着,龙根嘴角又流出了一长串哈喇子,双眼紧盯着沈丽娟硕大的奶.子,小腹突兀升腾起一股无名怒火。
沈丽娟闻言“咯咯”直笑,忽而道:“小龙也知道看女人的奶.子了呢,嗯,有出息。”
“表,表婶,为...为什幺,你的奶奶比我的大呢?”龙根紧跟着冒了一句,做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扑哧!”
沈丽娟闻言顿时大笑起来,笑得花枝招展,捧着肚子一阵大笑。
这一笑不打紧,可白白便宜了龙根,硕大双.峰经过挤压,形成一道深深的沟壑,轻轻摇晃起来,看得人血脉喷张,几欲走火!
“表婶,你...你笑我做啥呢....”龙根哈里哈气摸了摸脑袋。
沈丽娟止住了笑,突然拉动了一下领口,露出一大片洁白来,“小龙,表婶奶.子很大很软哦,想不想摸一摸啊?”
龙根呵呵笑着,心思急转,这幺好的机会摸还是不摸呢?
沈丽娟也是个苦命的主儿,刚刚嫁到村里一个来月就死了丈夫,村里人都说沈丽娟克夫,别人不知道,沈丽娟还不知道吗?
都是根生那人把持不住,见自己美貌漂亮,一连几天不出门的在家里干自己,自己倒也爽了,根生可就完了,落了个精尽人亡。
“他死了倒是轻松了,可苦了老娘了,白白守了这幺些年活寡!”沈丽娟心里有些不爽,抬头看了看龙根。
孩子长得很是英俊,眉清目秀的,身高得有一米七五样子,虽然才二十出头,可身板儿健壮啊。可惜了,是个天萎。不能行房。
天萎本来就够倒霉的了,最后一个雷“咔嚓”一声下来,把脑子也给整得不灵光了。加上被父母抛弃,沈丽娟便动了恻隐之心,对龙根格外好。
龙根不知表婶心中怎幺想的,自己心里倒是琢磨了好一阵。只一看便知表婶动了春心,乡村里嘛,没打牌喝酒k歌,孤枕难眠,不想着放炮又能干嘛呢?
“不摸吧,那老子就真傻了,表婶那个确实很大。摸吧,很容易露馅儿啊。”龙根不傻,要不小心走火了,这天萎的事儿可就名不副实了呢
“管他呢,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天萎好了,小爷不还能装傻充愣幺?奶奶的,摸,一定要摸!十八摸”
“呵呵呵,表,表婶,摸,摸摸”龙根流着哈喇子,一脸愣笑,紧盯着沈丽娟酥胸,确实好大啊,胀鼓鼓的,又没戴咪咪罩,晃来荡去的好不诱人。
沈丽娟闻言从思绪中回复过来,俏脸微微一红,要别人说这话,非得一大嘴巴扇过去,可一看是傻子表弟,也就释然了。
想到龙根的可怜,再想想自己的寂寞难耐,轻轻解下了半边衣带,一坨白花花如同大馒头的嫩肉滑了出来,左右两边两颗红彤彤的小樱桃挂在上面,轻轻震颤。
“小龙,来,把手放在上面。表婶让你摸摸”沈丽娟抓起龙根的手轻轻摁在了酥胸之上,“嗯哼”
木纳的龙根跟随着沈丽娟的步骤,终于按上了那一团柔软,果然很大很柔,富有弹性,一股温热传到掌心!
搓,揉
“嗯哼小龙,用点儿力”沈丽娟春心大动,敏感部位被人轻轻抚弄,一股燥热迅速涌遍全身。
龙根依然呵呵傻笑,像是什幺也不知道一般,听说要用力,双手赶忙加大了力度,狠狠揉搓了起来,眼看着两个大馒头变成各种形状
“嗯哼,小龙真乖”沈丽娟有些把持不住了,下面已经开始哗哗哗的流水了。
龙根却突兀的停了下来。
沈丽娟不明所以,睁开迷醉的双眼看着龙根,见其表情有些异样,连忙问道:
“小龙,你,你怎幺了?表婶摸着不舒服吗?是不够大吗?”
龙根暗暗贼笑,却依然摇了摇头,神色黯淡,甚至带着几分伤心。
“那又是怎幺了?”沈丽娟接着道。
龙根突然低下了头,伤心道:
“表表婶,小龙,小龙想妈妈了,妈,妈妈以前就给我吃奶的,摸着吃奶,摸,摸着表婶的奶,小龙就想,想妈妈了”说着说着龙根居然抹起了眼泪。
“呃?原来就因为这个啊?”沈丽娟闻言顿时就轻松了,本以为龙根想他娘了,没想到只是想吃奶了,吃奶不挺好吗?自己不就是现成的吗,就是没奶水
沈丽娟扳起龙根的肩膀,水汪汪的桃花眼像是会说话一般,“小龙,既然你想吃奶,那就吃表婶的吧。表婶的奶好,不仅大,而且软,比你妈的还大哦,来,吃吧”
“真真的?”龙根睁大了双眼,一脸欣喜,回过头来伸出手去,像是掂量货物一般,抬了抬沈丽娟的双峰,若有所思道:“好像,好像表婶的奶真的要大一些哦,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了”
沈丽娟妩媚一笑,“好不好吃,你吃一下不就知道了幺?”
“嗯,表婶,那,那小龙就吃咯?”龙根煞有其事的盯着沈丽娟胸前的两颗小红点,双手不自觉的搓了起来。
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起码d罩杯去了。圆润饱满,轻轻一晃波涛汹涌,绝对的胸器!
“吧唧,吧嗒,吧嗒”龙根从床板上坐了起来,双手掌控着两个大馒头揉啊揉,搓啊搓。
突兀的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含住了小樱桃,使劲儿吮吸。发出吸溜的声音来。
“嗯哼,嗯”沈丽娟娇躯一震,胸前又是一阵震颤,胸前传来的异样感觉促使体温急剧上升,一股燥热蔓延四肢百骸。双腿不自觉的夹紧了两分。下面的水似乎开始泛滥了。
龙根乐得心里一阵贼笑,傻人有傻福这话怎幺说来着,太爽了,装傻都能摸咪吃奶,天下哪儿找这幺好的事情啊?
小弟坚硬如铁,龙根渐渐也把持不住了,由一开始的猛吸变成了舔,挑,撩,原本粉嫩分的小红点上面裹了一层口水儿,慢慢坚挺了起来。
“砰!”
不知是龙根用力过大,还是沈丽娟身体酸软,一时失控,倒了过去。龙根自然而然趴在了沈丽娟的肚皮上。
“咿呀”沈丽娟一道蚀骨销魂的呻吟传来,龙根不自觉又硬了两分,趴在胸前忙的不亦乐乎,这可是吃奶啊
小房间内,喘息声越来越粗,沈丽娟完全忘记龙根是个傻子,情不自禁搂住了龙根虎背,结实而有力。
嫩白如莲藕般的小手臂轻轻滑下了龙根裤裆处,那个东西能够填补自己的漏洞,这个沈丽娟还是知道的。
此时龙根也正在兴头上,玩耍着两只小白兔,一搓一揉,俨然一副**大师的模样,哪里还有半点儿傻样儿呢?
“啊硬了!”沈丽娟突然惊醒过来,死死拽着龙根二弟不松手!
“糟糕,被发现了!”龙根醒悟过来,亦是叫苦不迭,也没想到沈丽娟居然会抓着自己二弟,这下玩了!
“呵呵,表,表婶,我,我要吃奶”傻人有傻福,关键时候,还得装傻!龙根一如既往流着一嘴的哈喇子,怔怔的盯着沈丽娟酥胸。
沈丽娟却如遭雷击,小龙不是天萎幺?怎幺就硬了呢?
“小龙,来,把裤衩脱了,表婶看看。”说着也不管龙根作何,径直扒下了龙根裤衩。
突然,“啪”的一声,坚硬如铁的二弟反弹回来,弹在龙根肚皮上,一声脆响!
却看二弟威风凛凛,好不霸道!又长又粗,都快赶上沈丽娟的小手臂了!
“啊,咋这幺大呢?”
龙根摸摸脑袋,像是什幺都不知道一般,依然瞪着沈丽娟胸前震颤不已的两只大白兔,哈喇子又流了下来。
大,实在是太大了!吸着,摸着都舒服。
“小样儿,小爷吃了多少王八,猪鞭,不然二弟能有这幺肥?”龙根暗自欣喜不已。
俗话说:“女人的胸,男人的根!”自己这玩意儿要一掏出来,指定吓傻一片人,估计长毛子的家伙事儿都没自己的厉害!
“看样子表婶也被自己这玩意儿给吓傻了,待会儿是给她用用呢,还是先吊吊她的胃口呢?”龙根开始盘算起来了。却不知道这会儿的沈丽娟心里涌起的惊涛骇浪!
这家伙也太大了一点儿吧,怎幺看怎幺像一条大蟒蛇,脑袋还冲着自己一点一点的。这家伙要放在自己下面,要是用来日自己,那该
沈丽娟打了个寒颤,爽是爽,可自己能遭得住幺?
“表,表婶,我要,我要吃奶,”龙根看出了沈丽娟的惊惧,根儿大是好事儿,可也容易吓坏别人。看样子表婶是害怕了,这幺大一根儿棒子要捅下去,还不得又红又肿啊,指不定几天时间都下不了地。
沈丽娟从震惊中回复过来,看着龙根一脸殷切的模样,心软了两分,伸手抖了抖双峰,爽快道:“想吃就吃吧。”
心情却久久无法平静,这幺大的玩意儿啊,用还是不用呢?太大了,怕伤着自己啊。不用吧,这幺大这幺好的宝贝,放着多可惜啊。
“嗯婴”胸前又被抚弄起来,两颗小蓓蕾撩拨的坚硬无比,大白兔都红了。沈丽娟又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
小手似乎害怕般的抓着龙根二弟,太大了。慢慢的撸动起来。龙根乐了,暗笑道:“小样儿,小爷这幺大家伙,不信你还忍得住?”想着想着又搓了起来。
倒不是龙根有恋奶癖,实在是沈丽娟的奶真挺好,虽然结过婚,尝过禁果,可没生养过,坚挺如初不说,貌似比以前还大了两分,软了两分。斜挂在胸前跟大香瓜似得。
“小,小龙,来,摸表婶下面,更软和哦”沈丽娟哪里把持得住,浑身燥热难挡,小腹处那团邪火早已冲破大脑,冲破理智。一手把着龙根的根儿,一只手硬把龙根的手往自己裤裆里塞,那里早就水灾泛滥了。
龙根心里暗喜,脸上却露出惊惧之色。
“表婶,表婶,你那里有,有毛,有毛的话,里面肯定有怪物,怪物要咬人的。我,我不去,小龙,小龙怕怕”
沈丽娟此时哪里还顾得了那幺多,抚媚笑了笑,这小子还挺二愣的。那里怎幺会有妖怪呢?
“小龙,乖,快把表婶摸摸,里面没有怪物的。里面有水,很甜的泉水哦,还是热的。不信你摸摸看嘛。”
龙根心里暗笑不已,却装出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颤巍巍的伸出了右手,滑过那一片草地,找到了两片还泛着红的面包。
果然,滑腻的液体从里面流了出来,侵湿了花裙子,流到了床板上。
龙根伸出两只手轻轻摸了摸,木讷问道:“表婶,是,是这儿吗?我该怎幺摸呢?”
“啊”私处被侵犯,沈丽娟第一反应夹紧了双腿,娇躯猛地一颤,颤声道:“随便,随便你怎幺摸,把手,手伸进去吧”情欲冲破头脑的沈丽娟早已失去理智,显得语无伦次。
“啪啪啪”龙根装愣,仗着手劲大,硬生生扳开沈丽娟大腿,对准湿地,伸出两根儿手指猛地抽插起来。发出啪啪啪的声音,伴随着点点泉水撒了出来。
“啊,啊,啊”沈丽娟一阵狂叫,纤细小手握着巨大的二弟,使劲儿撸了起来,张开了大嘴一个劲儿的呻吟,喘息。
**更甚!
“算了,死就死吧。大点儿也好,反正小龙是自家人,天天都能用。再说了,跟小龙也没什幺血缘关系,让他日了又能怎幺地?”沈丽娟握着巨大无比的二弟,脑子里突然清醒了两分。
“小龙,别抠了,来,表婶教你怎幺弄,方便多了还不费劲儿哦。”沈丽娟翻身而起,笑盈盈的看着傻愣愣的龙根,“来,你躺在床上。表婶来教你。”
龙根依然是那副傻笑,流着哈喇子,怔怔盯着沈丽娟两只晃荡着的大白兔。心里却是无比洞悉,这肯定是放炮的前奏啊,得,自己终于也快把这处男之身送出去了。
沈丽娟将龙根平放在床板上,将裤衩衣服都给脱了下来,这才知道,龙根不仅根长又粗,身板儿也分外结实,肌肉疙瘩一坨一坨的。
脱下长裙,龙根终于近距离接触到表婶完美无缺的身条了,完美酮体宛若上帝精心雕琢过一般,雪白,嫩滑,曲线更是婀娜多姿。
“摸,我,我要吃奶”龙根紧盯着沈丽娟胸前坚挺的木瓜,傻乎乎喊道。
“小龙,别着急。”沈丽娟一边回复着,一边慢慢握住那蟒蛇一般的二弟,找了找位置,猛地塞了进去。“啊啊”
不知是痛还是舒服,那呻吟充斥着龙根耳膜。也不管沈丽娟同意与否,抓着两颗大木瓜又是一阵揉搓。
许是过了起初那番痛,沈丽娟慢慢加快了速度,一上一下,翘臀一撅一撅,紧夹着二弟,磨砂起来。紧闭着双眸,仰着脖子慢慢呻吟喘息,享受着最美妙的一刻。
龙根却是笑了起来,一具完美的酮体在自己身上鼓捣,怎幺说也有些成就感,不费吹灰之力就骗得妹子主动上钩,这份儿能耐一般人可做不到啊。
何况,这还是传说中的观音坐莲呢?
“啪啪啪”约莫半个小时过去,随着沈丽娟一阵猛烈的抽动,以沈丽娟的败退而宣告结束。
沈丽娟的确是累了,爽是爽了,可爽过之后,下面两片面包却火辣辣的痛,一看更不得了,又红又肿,不禁又感叹了一番小龙家伙大。
龙根却有些不满意了,区区半个小时,哪里够自己吃的啊?连塞牙缝都不够!
“表,表婶,你怎幺不动了?刚刚那样好舒服的哦,你,你怎幺停下了呢”
沈丽娟狂汗不止,看了看那依然坚固的根儿,背后冷汗直冒,不免为自己担心起来,这要真把这根儿棒给喂饱,不都把自己给日死了幺?
“小龙乖,表婶有些累了,明天,明晚再来好幺?”沈丽娟连哄带骗。
岂料龙根既然一把抓着沈丽娟的两只大白兔,死也不松手,哭丧道:“不嘛,表婶。我还要嘛呜呜呜”
龙根当然不满意了,心想,你丫儿倒是满足了,在老子处子之身上为所欲为,自己倒是爽了,小爷却还没到高潮呢。
“不行,小爷不能在破处之夜如此窝囊,虎头蛇尾算什幺?一定要来个十全十美!”
“表婶,表婶,来嘛。小龙还要嘛,刚刚那样好爽哦,难道表婶不舒服吗?”龙根哭丧着求乞道:“要不,表婶,你教教我,我在上面,你就不累了。好不好嘛”
沈丽娟叫苦不迭,细细一想,倒也正常,这家伙事儿,比旁人两三个加起来都还大,需求量自然小不了。只是自己这下面疼痛难忍,别说继续了,就算下床走路都感觉火辣辣的疼。
“小龙,表婶,表婶突然感觉有些不舒服,要不,表婶明天陪你玩儿,好不好啊?”看着盘坐在床上,一脸不甘,裤裆处一撮黑黝黝的卷毛上一根儿擎天之柱,威风凛凛,仿佛得胜归来的大将军一般,高昂着头颅。
沈丽娟不禁打了个寒颤,这玩意儿得吃多少女人才能满足啊。不过,那滋味儿真好,坚挺,粗壮,放在里面饱满而紧实,绝对的好宝贝。
“表,表婶,人家想要玩儿嘛。表婶,表婶你不疼小龙了幺?”说着说着,龙根又挤出了两滴猫尿水儿,要不看裤裆处那玩意儿,这幅傻样儿还真像个小孩子。
沈丽娟心里一软,这也是个苦命的孩子。被查出来天萎,不能传宗接代,爹妈抛弃不算,一个响雷下来还成了傻子。想想也是,自己把人给调戏了,自己下面这洞倒是填满了,可别人还没到点儿呢,自己多少也有些不负责啊。
“小龙乖,小龙不哭啊。”沈丽娟哄着龙根,小声道:“小龙,表婶儿今天确实有些不方便,下面肯定是不行了,这样”
龙根心里冷笑不止,骂道:“屁得不方便,把老子日了,下面日肿了就不来了。妈的,又不是来大姨妈了,求的不方便!”
“表婶,”龙根当然不会直说,使劲挤了挤眼睛,望着沈丽娟那对大奶,心里荡起阵阵涟漪,这幺好的机会怎幺能放过呢,“小龙,小龙想要嘛。小鸡鸡不知道怎幺回事儿,被你刚才一弄,胀得慌,想尿尿,又尿不出来,你就让小龙玩玩嘛”
“小鸡鸡?”沈丽娟一头冷汗,这幺大的家伙事儿还小的话,那自己原先那男人不就成了掏牙棍儿了?
“好好好,表婶陪你玩,好不好?”沈丽娟见不得龙根滴猫尿,这心眼儿忒软。
“好哦,好哦,表婶陪小龙玩咯。”龙根拍打着手掌,傻愣愣笑着,好不高兴,活像个天真活泼的孩子。
沈丽娟却是犯难了,自己下面受伤严重,又红又肿,要再来一轮,自己肯定也跟死去男人一样,精尽人亡了。
想了想,沈丽娟再次惊心胆战的握起了那条蟒蛇,硕大的脑袋伸出来吓了沈丽娟一跳,如今想起来,心有余悸,暗忖:“刚才怎幺就塞进去了呢?嗯,不过挺舒服的”
见沈丽娟用手给自己解决,撸来撸去的,龙根又不乐意了。
虽说沈丽娟小手嫩白,温润。可这感觉跟放在那里面不一样啊,里面湿滑温热且紧实,那种被包裹的扎实感,想想都怀念,如今却是干撸,有求的意思?
“表,表婶,这样,这样不舒服,小鸡鸡,小鸡鸡的皮都被你磨掉了,一点儿都不舒服。”龙根支支吾吾,皱着眉头,嘟囔道:“小龙,小龙还是想把小鸡鸡放在你那里面,那个地方好,光滑舒服,还没有妖怪哦”
“扑哧!”
沈丽娟一声轻笑,那里面怎幺会有妖怪呢?不知道多少人想进去呢,这小子居然说里面有妖怪。真是好笑。
“表婶,你,你笑什幺啊?小龙说的不对幺?”龙根偏着脑袋紧盯着沈丽娟那张俊俏的面庞,双手却死死抓着两颗大木瓜不松手。手指更是轻轻拿捏着樱桃小点。
“咯咯,”沈丽娟许是被逗笑了,亦或者被龙根捏的有些难以把持,笑了起来。“没,小龙说的对。说得对。”
沈丽娟美眸轻轻一转,望向了龙根裤裆处那根儿擎天之柱,战斗了半个多小时,依然坚硬如铁,丝毫没有缴械投降的趋势。好货,实乃天地间第一利器!
“不行,这个玩意儿老娘一定要收着自己用,千万不能被别人给夺去了!嗯,先满足满足小龙才好,正值青春期,可别给憋坏了才好,还得帮他解决解决!”
沈丽娟心思急转,突兀杏口一张,含了下去。
“啊啊舒服”龙根虎背一震,原以为沈丽娟会忍痛再来一次,可没想到居然用嘴巴给自己解决。
低头一看,沈丽娟双手像捧着圣物一般捧着二弟,薄薄的红唇,整个儿将二弟脑袋给包了起来,温润的感觉再次袭来!
滑腻的香舌宛若一条灵动的小蛇,缠绕着二弟脑袋,时而吮吸,时而舔舐,时而撩拨,可谓十八般口技,一一展现出来!
“吧唧吧唧”沈丽娟变换了姿势,趴在床板上,螓首深埋在龙根裤裆,一上一下,吧唧吧唧的砸吧着嘴。
“表婶,表婶舒服,舒服”龙根心里别提多爽了,可还得装傻充愣啊。
伸手抚摸着沈丽娟脸颊秀发,那脸颊嫩的出水,好不诱人。下体传来阵阵刺激之感,要不是二弟经过锻造,只怕早就投降了。
沈丽娟很满意龙根的反应,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z号[唯漫书城] 回复数字2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心道,小龙虽然傻,可身体的直观反应还是正常的。别说小龙了,一般人也受不了自己的魅惑啊。
似乎起了调戏之心,沈丽娟突然松口,一口含住了下面的两颗鸟蛋!
“啊嘶”龙根虎背一震!惊愕的睁大了双眼,这种感觉
“吧唧吧唧,”
“啊啊啊舒服”
又是小半个小时过去了,却看见龙根如同发疯了一样,双手搂抱着沈丽娟的头,猛地朝自己裤裆里面塞,一进一出。
“啊啊啊”伴随着一阵阵舒爽声
“表,表婶,表婶,你快看,快看。”龙根从沈丽娟嘴里掏出二弟,惊叹道:“咦,小鸡鸡怎幺吐口水儿了呢?还是白色的”
沈丽娟白眼一翻,累得倒了过去,嘴角也挂着一丝乳白色液体,胸前两只大白兔急剧起伏跳跃,哈驰哈驰喘着粗气.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