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经验故事- 的粗壮渔夫老公
的粗壮渔夫老公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欧美大片在线视频_欧美视频高清va_欧美成av人片在线观看]

地址发布页:

我家以捕鱼为业,一个既古老又传统的行业。先祖本是越人,为避秦乱,逃入江海,以渔为业,久而成蜑,就是现称的蛋家人。有人以为水上人就是蛋家人,其实并不尽然,蜑是一个族矞,水上人不过是以捕鱼或航运为业,又或以舟为家的人而已!(此非本文主旨,可以不理!!!)

自小我便居于船上,就是常在渔港中看到的有帆渔船,起居地方狭小,但除了泊港的时候,每天都是置身海阔天空里,尤其是到公海捕鱼,更是水天相连,一望无际。

出海的日子蛮苦闷的,有时风高浪急,有时数天不着陆地,脚下永不踏实。然而,自从来了外聘工人李杰,我的生活即有了色彩,海上生活也踏实起来。李杰是大陆人,是合法的外聘劳工,二十七,八岁,是个不摺不扣的粗汉子,听说他是下岗的兵哥,老家是四川。由于大陆精简军队,他下岗转为渔民,刚巧我爸需添人手,他就聘在我们的艇中干活。

第一次看到他,我即被他粗豪,高大的外表深深吸引着,他来了一个多月,但很少说话,除了工作,他祇是看着大海抽菸,浓密的粗眉永远深锁,像有无数心事,粗而短的鬚根,更添他的沧桑味,我最爱偷偷看他。

今天渔获不错,爸命令提早回航,除了开船的叔叔,爸和工人都在船仓稍息,李杰又蹲在船尾抽菸。他赤裸了上身,衹穿了一条黑色粗布裤,捲起了裤管,小腿的蜷毛很是性感。

「嗳,小伙子,老是看着我干吗?」我正坐在船舵边看着他动人的粗臂,忽然被他一问,我几乎不能反应。

「没,没甚麽,就是看看有甚麽大不了!嗳,你为什幺不常说话,不爱在此工作吗?」我故意拉开话题,但目光却没有离开过他长着短毛的乳头,在壮实的胸肌上,显得格外性感。

「我不爱说话!」他似乎看出我对他身体有遐想,低头看看自己的胸肌,微微一笑,然后站了起来说:「喜欢?」

宽濶的肩膊,挺凸的胸肌,粗壮的手臂,凹凸有緻的腹肌,黝黑的肤色,在夕阳的照耀下,好像一尊雕塑。

我举头看着李杰,真想走过去将他抱着。

「小伙子你多大?」他问。

「十九,怎样?」我答。

「原来不小了,我猜你才十六,那甚麽也可做了!」他说。

「可做甚麽?」我不明所以。

「你心里想甚麽就做甚麽,你常看着我想干甚麽!」说着他走到船尾近抛锚的地方,突然拉下裤子,掏出阳具-----------一条粗黑的阳具,向着大海撤尿,我看得心差没跳了出来。尿毕,他把粗屌上下一抖,抖去余滴,龟头好像又大了一点。李杰转过身来,在我面前,将大屌塞回内裤里,裤裆中仍隆起一大包。

他笑吟吟的向我走来,突然伸手在我下体一握,我被出奇不意的动作吓得向后一退,险些堕入海中,但身手不凡的李杰合手将我一抱,在他的怀中,我首次面颊贴在他挺凸的胸膛里,一阵男人的汗味,令我几乎醉倒。

「对不起,没事吧,差点玩出祸来!」他手拍在我的屁股上,歉意地说。

我没有回答,只是细味着「差点玩出祸来」的那句话,若只是玩的,那实在令人失望。海风吹得船帆鼓满,看看李杰的裤裆,都是一样!

船泊岸后,我们立刻将渔获运到鱼市场去,交收事宜都由爸爸及叔叔处理,我和李杰帮手搬运,但法例上他是不能上岸的,待办好事后,每次都由爸开船载返大陆,到下次出海再来。但今天爸很累,着李杰在艇中留宿一晚,明早再走。

我家有三只船,一艘是家,一艘作业,另一艘较小的,作替补之用,李杰晚上就睡在那儿。在大船吃过晚饭,我带他到小船去。那儿虽小,但亦房牀俱备。李杰走到仓内,就大字形的躺下。其实,我们蛋家艇没有分牀与地,整个船仓都铺上塑胶蓆,起居、饮食、睡觉都在此。天气仍是热,我们的汗衣早已湿透,李杰索性脱去衫裤,衹穿着破旧老土的大陆平价内裤,拿着扇子不断的扇向身体。

「小伙子,这麽热怎睡,可有水沖凉?」

「就在船尾,露天的,衹围闆遮身。」
「遮不遮也所谓,不脱内裤便可,穿着沖凉都是一样,进来可以不穿。」他还未说完就走到船尾沖凉,也懒得入围闆中,穿着内裤就一瓢一瓢水的往身上淋去。月色下,他几乎全裸,健硕原始的身体,在水光中更是凹凸分明。

「小伙子,你不沖麽,很舒服!」他向我示意一起洗。

我求之不得,像他一样,脱剩内裤,在月色下,与他一起淋浴。看着他的身体,我早硬了,撑得内裤隆起。李杰看到,又伸手轻轻一握说:「你这小子不规距,嗯,不小啊!」

他的一握令我更加涨大,再看看他的,亦已高高竖起,龟头险些伸了出来。李杰此刻突然发劲拉我进入船仓内,垂下仓门,在淡暗的灯光下,他扯下自己及我的内裤,以湿漉漉的身体把我搂着,在他的怀中,我吸啜着有毛的乳头,李杰的手则不断挖进我的股沟。

「小子,你老爱挑逗我,今晚你杰哥给你嚐过饱,来,给杰哥吹吹爽!」他躺在地上,挺得大屌高高的,示意我为他吹。

我一点也没有犹豫,趴身张口就含着硕大的龟头。李杰将我身移向他身上,成69式,所不同的是我像狗的趴在他身上,屁眼及屌完全近距离暴在他面上,而他一边为我吹,一边以手指插入我未经人道的处男穴。

我从未有过被吸的经验,吮着李杰的大屌巳万分兴奋,再被他一吹,一股冲动由丹田涌上,阴茎一阵抽搐,已射入李杰口中。但他没有鬆口,我不断射,他不断吸,直至我射毕。跟着,他要我平躺在地,然后将我双脚架在肩上,吐出口中精液,涂在大屌上,揉搓一轮就开始捅入我的肛门中。

「你不是常看我吗?你喜欢我的屌,我就给你,忍着,哥会叫你爽翻天,啊…妈的,真紧,放鬆点….啊…..他妈的,比处女还紧,好,我爱操紧洞…..啊!」他边插边用手尽量掰开我的股沟,一种前所未有的剧痛直剌心田。

「呀……….不行……….呀,很痛,会爆的,李杰,太大啦………呀,不….求你停啊…………呀…………..」我痛得肚腹抽筋,但他并不理会,衹是发狠的捅,差不多八吋的巨屌,一点一点的顶入我的肠壁中。

「嗯…………小子,我第一眼见你就想操你,你这蛋家屁股特别圆挺,最好操的……….啊,都全进了,爽吗?啊…………..你杰哥耍抽插啰!」

话还没说完就开始大力的拉出,跟着又拼命捅入,那种挤压的感觉,令我不知是痛还是乐,我死命的搂着他,咬完他的肩膀就和他激烈的湿吻。李杰的口腔充满烟味,但我迷醉在他粗犷的男人味上,我吸吮着他的舌头,吞着他的唾液,真是水乳交溶。

第一次,他干了我差不多半小时,射了还不肯拔出,衹是搂着我,不久,又硬了,再操。这初夜,李杰足操了我一整晚,我已分不出是舟摇还是人动,是觉长夜里,有枝长桨在我的肛门撑着,不停地摇曳!

自此之后,我成了李杰的人,他愈来愈爱操我,而且一次比一次操得利害。每当没有人的时候,他甚至要我乾诡不穿裤子,他说这更加方便干我,一想要就可立刻捅进来。在船上工作,往往要蹲身或趴着,不穿裤子,后庭定必大开,他就是最爱看这个姿态,衹要看见就即时掰开我的股沟狂舐,舐完就操,而我也变得要被他每天操过才安乐,李杰已成为我人生的一部份。

碧海里,烟波千顷,一叶轻舟何其渺小,但在他壮硕的怀中,衹要他挥动巨屌,我仍是感动无比的安稳,踏实。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