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学生校园- 国中小的课业辅导
国中小的课业辅导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欧美大片在线视频_欧美视频高清va_欧美成av人片在线观看]

地址发布页:

和前任女友分手,回到故乡后,在感情上已无牵挂,决定先稳定经济基础,自己开个补习班,做国中小的课业辅导,一来现在升学主义盛行,二来对于教小孩子课业我也很在行,以前在城市上班时晚上都还兼做家教,教出来的小孩成绩都还不错。


      对于教小孩子功课我非常有心得,国中小的学生什幺也不懂,哪能了解努力用功是为了自己将来着想,老师一定要严格盯着课业,而补习班的老师又要在课程讲解时生动活泼,否则小孩子听一听没兴趣了,便不会再来补了,所以我在上课时拿捏得非常好,该严格的时候就严格,而上课时也会夹杂一些风趣幽默的解说。渐渐地口碑传开了,学生人数也累积到四十个左右,一开始能有这样的成绩我非常满意。


      为了让每位同学熟悉考试的题目,我订下一个规定,凡是考不到九十分的,发考卷当天检讨答案之后,在放学后要留下来用同一份考卷补考,如果还是考不到九十分,那下一次放学还是要再补考,所以每个同学在检讨考卷时都必须用心听课,我也有事先跟家长沟通过,发考卷当天若有补考的,可能会较晚回去,这点也得到家长们的同意,有些家长更是直夸我教学认真呢!


      这一天发上次平常考的数学考卷,是国小五年级上的班,在改考卷时我就发觉玉雯的成绩很差,听她母亲说从前她的成绩还很不错,升上五年级后却一落千丈,一个多月前被送到我这里,几次的平常考下来,她总是要被留下来补考,今天也不例外。放学后,留下来补考的有三位同学,玉雯就是其中之一,而且还是全班最低分呢,实在令人头痛,这样的成绩到学校月考时要怎幺办?可别坏了我的招牌!


      中间玉雯的母亲曾拨电话过来:「老师啊,雯雯又考不及格喔?」「对啊,郭妈妈,玉雯现在在补考,可能会晚一点回去。」「这个小孩子实在是,要多麻烦老师啦,很不好意思,若她学不会,老师打她没关係啦。」「您别这幺说,把小孩子教会本来就是我的责任嘛。」「那就偏劳老师啦,啊!因为我晚上要跟她爸爸去台中进货啦,要跟雯雯交代一下啦,或者如果太晚的话,就留在老师家过夜。」「看看情形吧,妳请等一下,我叫她过来。」


      玉雯听过电话后回到座位继续写考卷,其他同学都已经通过补考回家去了,现在教室就只剩我跟玉雯,我皱了眉头看一下手錶,都快九点半了。玉雯举手表示有问题,我规定考试时都不準讲话,有问题要举手再由我过去解决,要严格遵守考场规矩。


      我走到玉雯身边:「什幺问题?」「老师,可不可以去上厕所?」「刚刚下课你跑去哪?怎幺现在要上厕所?」我有点不愉快地问。「老师,可不可以啊?快点啦!」「去!赶快回来把考卷写完!」


      玉雯一溜烟地往门外跑去,我顺便看了一下她桌上的考卷,天啊!在检讨时根本没在听嘛!有一半以上都不会做!等一下她回来非好好骂她一顿不可。

      过了六七分钟不见她蹤影,厕所就在教室门外而已,怎幺这幺久?近几年来治安日趋败坏,虽然这栋楼的门禁尚可,但还是有点担心被人闯入,于是我离开教室走到厕所门口。


      「玉雯,妳在干什幺?不赶快出来写考卷?」门里传来玉雯的声音:「老师啊,帮我拿一下卫生纸好吗?我忘了带了。」

      真是败给她了,现在的学生实在是......

      我拿了卫生纸后回到厕所门边侧着身子道:「卫生纸拿来了。」

      我本来是想说她会把门开个缝,所以我侧着身把卫生纸递给她,哪知她竟将门整个打开,我当场愣住,玉雯的内裤褪到脚边,坐在马桶上,裙子整个掀到胸前用手夹着,她一手拿过我手上的卫生纸,门也没关,分开几张卫生纸摺叠后,就往她的私处擦拭,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私处,阴脣不算厚,稚嫩的阴道口没有任何的毛,这样的状况是我未能料想到的,我的阴茎急速地充血。


      玉雯把擦过的卫生纸丢到旁边的垃圾桶后,我舔了一下乾涩的嘴唇,走进洗手间然后说:「你这样有没有擦乾净啊?没擦乾净不卫生喔。」

      我把她剩下没用的卫生纸接在手里折了一下,玉雯还是坐在马桶上,我走到她旁边后左手扶在她肩上,右手拿着卫生纸在她的私处上擦拭,她并没有反抗,就看着我帮她擦拭。当然事实上她刚刚已经擦乾了,我鬆开了卫生纸,开始用右手中指轻抚着她的阴蒂,刚一触时我感觉到她肩头震了一下。


      玉雯红着脸对我说:「老师....我....我妈说..不可以用手..摸小咪咪..」我板着老师的脸孔:「对啊,你自己不可以乱摸,但是老师要帮你检查。」并继续抚弄着玉雯的阴蒂。


      渐渐地玉雯红透的脸上露出非常舒服享受的表情,我也感觉到她的阴道口正渗出淫水,我让中指下行到阴道口沾满了淫水后又回到阴蒂上,这样来回的搓揉让玉雯整个人摊在马桶上,胸口也整个泛红。

从她享受的表情我知道她一定不是第一次,我问道:「你是不是曾经自己摸过这里?」玉雯闭着眼点了一下头,「常常吗?」「几乎每晚....」「多久前开始的?」「三四个月前....暑假时....」「妳看,我就知道,被我检查出来了,妳妈跟妳说不可以摸妳还摸?就是这样读书才不专心的!功课当然退步了。

我暂时不跟妳妈说这件事,以后除了老师外,自己不可以乱摸,知道吧?」玉雯眼中露出感激,一连点了好几下头。「今天的事妳自己不要跟妳妈提,不然让她知道妳自己乱摸一定打死妳!以后要听老师的话用功读书,知道吧?」玉雯又用力点了几下头。我边说教,手可也没停过,摸得玉雯开始娇滴地喘了起来。

「会热吧?把上衣釦子打开。」她依言解开上衣釦子,我一手把她上衣脱掉,接着把她的里衬衣肩带拉下来,玉雯还没有到须要戴胸罩的年纪,当我将她的衬衣褪到腹部后,她那还未开始发育的胸部便呈现在我眼前,由于方才的刺激,她那小巧可爱的乳头倒也坚挺了起来,粉红色的乳晕也鲜豔欲滴,我忍不住蹲下身子,用舌头去舔那突起如小葡萄的乳头,我故意用口水滋润她的乳头,用嘴吸进整个乳晕再吐出来,这种乳头被舔被吸的感觉,相信是她以前没有体验过的,玉雯喉里发出愉悦的声音,喘着气说着:「....老师....呃....」


      我边舔边把自己的上衣全部脱掉,外裤也脱了,然后把玉雯抱离马桶,放下马桶盖,自己坐上马桶后再把玉雯抱上大腿,并把她本来褪到脚边的内裤脱掉,也顺手脱去她的裙子,让她跨坐在我的腿上,这样也不至于压到我的阴茎,而从内裤撑起的阳具,也刚好抵到玉雯的阴户口,由于在同年龄的小孩当中,玉雯的个子算是小的,加上我硕壮的体型,坐上我的大腿后她的头顶还只到我的鼻子附近,她的小肩膀也只到我的胸口,我真的要搞这样的小女生吗?
我稍稍迟疑了一下,但是右手不听使唤地继续爱抚着她的阴蒂。呣,好溼的小小穴呀!没想到小小年纪竟然也会那幺溼,小雯雯,在这天之前,妳说你自己每晚都「练功」,应该也知道自慰时妳的小咪咪会溼溼的吧?妳应该不会了解这代表着妳的小小穴正期待着某样东西的进入,老师一定不会让妳的小小穴失望,而且....老师也不想让自己的鸡鸡失望,一个已经溼淋淋的幼齿小穴就在跟前,偌大的阳具插入里面的感觉是如何呢?

我想着想着,又情不自禁地伸出左手,搓揉她的一双乳头,稍微侧下头后,我把脸颊贴在她的颈子上,接着伸出舌头,用溼润的舌尖拨弄着她的耳垂,一种潜藏在她身体深处的原始本能逐渐被唤起,大量的淫水把我整个手掌都弄溼了,整个胸口因为激情而起伏着,我感觉到她整个身子都在颤抖,我用力地将她抱紧,同时亲吻着她的脸颊,在她高潮稍退时,我的手还是没有闲着,再触上她的阴蒂时,她的身子又抖了一下,一会儿淫水又开始流了,

她的手往上圈住我的颈子,也开始吻我的脸和嘴唇,这时我也无法再忍耐了,一手从内裤的开缝掏出昂长的阳具,接着用两手把玉雯的坐姿稍加调整,好让我的龟头插入玉雯的阴道口中,这时她吃了一惊,手往下摸,「别怕,老师用鸡鸡帮妳刷一刷里头的髒东西,就像掏耳垢一样,有点疼,但是等一下妳会很舒服的。」

我边说边把她的手握住,移到她的胸前,用她的手去摸她自己的乳头,然后我让我的阴茎再深入些,玉雯的阴脣被整个捲进里面,我的龟头感受到处女紧缩而溼润的阴道,要不是之前玉雯流出的一大摊淫水,此时她一定痛得哇哇大叫。


      我将阴茎一点一点缓缓推入玉雯的阴道,这时她突然眉头紧皱,紧握着我的手,我便暂停再向前进,让阴茎前端含在玉雯处女的阴道中,然后用一只手抚摸阴蒂,另一手则在她全身游走,从大腿摸到臀部,再顺着腰间摸上胸前的乳头,再从颈子摸到她的脸颊,
不一会儿我的龟头便感受到她阴道深处又渗出了大量的淫水,我稍稍抽出阴茎一点,让淫水能滋润到我整只阳具,接着便狠狠地往深处一挺,昂扬的阴茎一举突破了玉雯的处女膜,迅雷不及掩耳地攻入玉雯又溼又紧的阴道里,最前线的龟头似乎已经探到了小穴的底,却又贪得无厌地将玉雯的小肉穴硬给撕裂撑大,

直到整根阳具浸淫在她那富有弹性,温暖多汁的阴道中,就在这一瞬间,玉雯抱着我的头悽厉地哀号了一声,而这时的我居然有一种征服女性肉体的快感,从厕所对门一片落地的镜子里,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我那支粗大的阳具整支埋入她小巧可怜的身躯中,她的阴户还淌着一点血。我半安慰地亲了一下玉雯的脸颊,同时在她耳边轻声说:「一会儿就不会痛了,稍微忍一下。」

接着把没入的阴茎抽出一半,然后再整支插进去。喔,好个味美多汁的小淫穴啊!在这之前,这小小穴应该没有体验过这种充实的感觉吧?!老师还要让妳享受一下真正的 high 呢!我的阳具开始在玉雯的阴道中来回地抽送,未满十一岁的玉雯开始时还不会配合我的动作,我两手提着她臀部,用腰部的力量插肏着她的小穴,她的哼声由痛苦渐渐转为愉悦,我往上顶时,她整个瘦小的身躯也跟着向上晃动,龟头深入到她阴道的最深处,在淫水的润滑下,我的阴茎明显感受到阴道一阵阵紧缩的感觉,最后玉雯也不由自主地上下晃动,偷偷地望了一下镜中的她,还真是一副陶醉的淫样呢!


      她的淫水还是不断流出,淫叫的音调也渐渐增高,然后开始全身抽搐,我的龟头也感觉到一阵阵的热流,而阴茎似乎也被一股力量吸入玉雯的小淫穴中,我要持续这种感受,我心里想着,于是放缓抽送的频律,代以一次次深深的插入,而玉雯也一次次地被推向更高处,十几分钟内丢了好几次,最后我再也忍不住了,将她抱起后顺手脱去她的衬衣,让她平躺在厕所磁砖上,「妳等会,老师看看乾净没。」

我先拿一条挂在墙上的红色毛巾帮她擦去大腿上落红的血丝,然后假意地看了一下她的阴部,「还没乾净喔,再刷一刷吧!」说完便褪去自己的内裤,「老师....」喘息未定的玉雯头一回见到青筋毕露,血脉贲张的阳具显得有点吃惊:「刚刚是....那根在我的小咪咪里刷的吗?」

「嗯,是啊,刷得很舒服吧?」「好大支哟,还长了毛耶,看起来有点可怕,是整支放进去刷喔?我的小咪咪有那幺深吗?」「很深的哟,妳要不要看看怎幺进去的?」玉雯撑起上半身,看着那根约二十公分长,近五公分粗的阳具整支没入到自己的小咪咪中,「妳的小咪咪也会表演吞剑的特技呀?!」

她莞尔一笑,「别拿其它东西塞进去,到时拿不出来就要去找医生啦....老师要再继续刷刷啰!」玉雯閤上眼睛,点一下头,并没有注意到阴茎上沾着一点她的处女血;我再度开始「刷刷」,并逐渐增加抽送的频度,玉雯的快感也跟着再高了起来,一阵阵更加激烈的抽送让玉雯和我一同进入最高潮,隐忍几次后,我的阴茎一紧,整个腰一麻,感觉立刻要射精了,我赶紧把阴茎抽出,摊在玉雯的肚子上,就在玉雯的肚脐眼附近,我的龟头喷出浓浓的精液,喷上玉雯的胸前,她感到胸前滑滑溼溼黏黏的,张开眼睛看,并用手去沾她自己胸前的精液,满脸疑惑。


      我抬起她的上身说道:「别紧张!是老师帮妳把里面的髒东西清出来了!」

      我带着她到外面的洗手台,「老师的鸡鸡变小了耶!」「老师的鸡鸡啊在想要帮女生刷刷时祂就会变大变硬,不然软软的怎幺插得进去呢?然后啊,祂会帮女生吸出髒东西吐掉,吐完以后呢,鸡鸡会很累很累哟,所以就垂头丧气啰!」
我一边解释一边把自己沾满淫水跟处女血的阴茎清洗一下,把自己的衣裤穿好,接着再帮玉雯清洗,我用毛巾沾溼了水,帮她擦拭从她大腿渗流下来的淫水,边擦拭我边问道:「现在觉得怎样?」玉雯答道:「有点累,不过我看老师也很累,老师的小鸡鸡更累,谢谢老师帮我刷刷。」「不要客气啦,不过要记得哟,以后除了老师外,不要乱摸,老师会常常帮妳看看里面乾不乾净....

      」「老师....」「还有事吗?」「髒了是不是可以常常帮我刷....我觉得....
      刚才老师刷得我....」「很舒服是不是?」我面带微笑,捏了一下她的脸颊,「当然可以啦,但是妳要答应老师,这是老师和妳间的秘密,别告诉别人哟,知不知道?连妳爸妈都别告诉他们喔!」她又用力点一下头。


      我协助她穿好了衣服后,带着她一起回教室,然后要她不用补考了,她高兴地收拾着东西,由于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我带她回住处去睡。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玉雯的父母每隔一两个礼拜总会把她交代给我带回住处,帮她「清理」小咪咪很自然地成了我的一项额外的「服务」,心里矛盾的我明知玉雯终将了解真相,想告诉她小咪咪很乾净又担心她不相信,疑神疑鬼,我也害怕她会去要求她的长辈帮她「清理」,尤其是我居然很难抗拒她小小穴的诱惑,但是我也用这种关係当诱饵,要她用功,否则不帮她「清理」,就这样和雯雯持续了近两年的暧昧关係。她有了月经后我还得特别小心,不要让精液沾到她的阴户,以免意外让她怀孕。


      玉雯在小学毕业之前的某一天打了一通电话来,语带哽咽地告诉我,她的父母已在一场车祸中去世,她的父执辈在那一场车祸中也死伤惨重。经过我与社工人员商量后,玉雯被安置在我住处的二楼与我哥哥一家人同住,她随时可以经过房门边的小楼梯上到三楼来找我,自此之后我们之间的关係当然更加密切,每天夜里她洗完澡后,都会请我帮她检查,而我至少每个礼拜都会帮她「刷」个一两次。


      玉雯升上国中之后,课业远比小学为重,身为玉雯的家教兼实质监护人,我倍感压力,在我的调教下,玉雯表现得也很好,社工人员曾经来追蹤查访过一两次,对玉雯的状况则相当满意。


      这天是玉雯国一寒假的的最后一天,一个寒流来袭的夜晚,房里开着暖炉还觉得好冷,我正在我的房间里準备教材。玉雯只穿着一件薄衫出现在房门口,「想清一清小咪咪,老师。」「雯雯,今天会不会太冷了,改天吧,会感冒的。」「那就请老师给我温暖吧。」她从背后一个箭步走过来把我抱住,急促而温热的呼气喷上我的后颈,即使穿着大衣,却依然感觉到她热情的体温。


      「雯雯....」

      说时迟,那时快,玉雯的手迅速地插进我的衣服里,找到我的乳头,摸将起来,触电的感觉迅速扩散到全身。「老师....」玉雯在我的耳边娇滴地细语着,舌尖舔着我的耳背,「老师....你骗我两年了....」


      「是吗....」

      「老师若不是孤陋寡闻就是存心要骗我....老师骗了我的身体....但是老师你没有给我全部....」玉雯继续舔着我的脸颊,「已经两年多了....给我....老师....我要全部....我要....我要老师把....清出我身体的....东西....还给我....」


      被她搞得无法再忍耐的我将她拉到跟前,看了一下她稚嫩的脸庞,在她的唇上给了一个深深的吻,「老师会慢慢还给妳的,但是老师担心会给妳一个 baby
      ....妳的好朋友....」「刚结束,老师。」她显然已经知道不少这方面的知识,而我也放心不少。

      将她的薄衫褪去后,呈现在我眼前的是她那微微突起的双乳。我将她抱起,让她躺在我的床上,脱去自己的睡袍与内衣后,双手开始游走在玉雯的胸部与腹部,然后我将她的小内裤脱去,她的阴部仍然一片白净,两年过去,仍然没有长出阴毛来。这时她的阴唇已因充血而丰厚,我抚摸着她依然细嫩的阴蒂,发现她早已溼透了。


      「胸部越来越大啰,」我吻着她的双乳对她说,「礼拜天老师带妳去买几件胸罩。」她紧抱着我的头,娇喘的声音也越来越激烈。

      我的舌尖开使向下游走,在玉雯的肚脐上停了一会儿,再向下行到阴部,吻上她的阴唇,舌尖拨弄着阴蒂,玉雯则用手轻轻地拨动着我的头调整姿势,拿我的嘴巴当成自慰的工具,在她的阴蒂上尽情地磨擦,淫水不断地流着,接着全身一阵抽搐。


      我等她高潮稍退之时褪去自己的内裤,昂扬的阴茎早已蓄势待发,我的嘴唇开始逆向行走,从阴部经肚脐,乳头一路吻上来,停在玉雯的耳边,轻咬她的右耳。

      「要吗?」「要....」「 要什幺?」 「给我....」「给妳什幺?」「给我
      ....」「什幺?」「你的....」「我的什幺?」「刷刷,快点....」「给妳啰 ....」

      我调整姿势后将阴茎缓缓插入,她的阴道依然很紧,我稍微抽出阴茎一点,接着便用力往深处一挺,而玉雯则用双手拨动着我的腰和臀哼了一声,我亲了一下她的前额,然后把没入的整根阴茎抽出一半,然后又整只插进去,开始来回地抽送,玉雯这时有点反常地用手前后摇着我的臀部,大声叫着:「老师....

      我要....给我....不..要..停....」十几分钟的抽送让她丢了好几次,我再也忍不住了,在最后一阵激烈抽送之后,我鬆开腰部,整个下半身重重地压下,将阴茎深深地插入,几秒钟后,我的整个阴部规律地抽搐,将精液射进她的身体深处,我拥吻着她,蓦然发现,已经高潮叠起的玉雯正用她的小穴啜吸着我的精液,「好温暖,老师....」她带着感激的眼光说着。


      当晚,玉雯和我挤在我房间的单人床上同睡。我所担心的事也在这既寒冷又温馨的夜晚完全化解,从那晚开始,玉雯不再只是我的学生,和她作爱时已不再有相互亏欠的感觉,玉雯很喜欢我将精液射入她体内那种温热的感觉,而在可能怀孕的日子里,她总会以口交的方式吞下这些黏稠的爱液,然后挖苦我说:「我也会从老师的身体里清出髒东西哟,你看!」


      后记:国中毕业之后,玉雯进入本地一所高中就读,空闲时会来帮我照顾补习班的孩子们,是孩子们心中的大姐姐,却时常表现出一副师母的架式,把我管得特别紧,她常常提醒我别把小孩留得太晚,好像担心我重蹈覆辙。高二那年,玉雯越级报考大学,成为北部某师範大学的新鲜人,隔年年底,她和我一起走向红地毯的另一端。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